合理应对,使教育系统更有弹性

 新闻资讯     |      2020-04-02 14:16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蔓延,世界银行成立了一个多部门的全球工作小组,以支持各国出台应对措施。为帮助各国改善因疫情受到影响的教育教学,世界银行教育专家提出了具体建议。

专家表示,正如从以往的突发卫生事件、埃博拉疫情中所看到的,疫情对教育的影响可能在那些学习效率低下、辍学率高、对冲击的适应能力低的国家最为严重。虽然关闭学校似乎是加强社区内社会距离的合理解决办法,但延长关闭时间往往对弱势群体的学生产生不成比例的负面影响。他们在家学习的机会更少,而且他们离开学校的时间可能会给父母带来更大经济负担,他们可能会面临寻找长期托儿服务的挑战,甚至在学校没有膳食供应的情况下得不到足够的食物。

随着学校停课时间的延长,远程教育等替代选择对那些没有条件的人来说仍然遥不可及,在扩大受教育机会方面来之不易的成果可能因此停滞不前或逆转,这可能造成人力资本的进一步损失和经济机会的减少。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一些低收入国家尚未报告病例。这为当地教育教学提供和准备工作带来了不确定性。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国家的决策过程应该由什么来引导。在未知领域开展业务给包括教育在内的所有部门都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疫情的暴发和国家一级的封锁可以用作远程教育技术干预措施的最佳测试。但是,很少有国家的教育系统在这一点上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中国正在尝试采用互联网和远程学习进行教育,而其他国家或学校系统准备则不足,因为即使在中等收入国家,对高速带宽互联网或智能手机的访问是与收入相关的。因此,能否迅速做出计划至关重要。

疫情期间的教育干预可以支持预防和恢复公共卫生,同时减轻对学生学业的影响。在卫生设施可能缺乏的地方,学校可以在危机期间变成临时收容中心。所有这些都需要纳入计划,特别是在应对和恢复阶段。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教育具有保护儿童和青年的潜力,可以帮助他们在危机中应对或保持正常状态,并更快地恢复,希望能获得一些有用的新技能,即获得远程学习技能和在适用的情况下更深入地掌握数字技能。

此外,在一些教育系统运作低效的环境中,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片地区,学校往往是农村地区唯一的永久性政府机构,可以作为临时的危机应对中心。在这些难以触及的地区,教师往往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他们可以接受培训,成为防疫工作的倡导者。

许多国家目前正在执行各种形式的应急措施。一些国家在保持学校开放的同时加强防范,例如阿富汗在学校层面执行,并支持预防行动;埃及、俄罗斯、白俄罗斯制定了学校处理疾病和潜在病例的规程;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用教育系统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解决社区防疫需求;新加坡和俄罗斯通过减少社交和课外活动来防疫。一些国家选择性关闭学校,这些方法随后也被巴西、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采用。随着病毒的传播,许多国家宣布关闭学校。许多人担心,虽然儿童和青少年似乎不太容易感染这种病毒,而且致死率也低得多,但他们可能会成为病毒的携带者,使各地社区的老年人处于危险之中,因为在这些地方,多代同室的家庭是常态。

很多国家利用远程教育和教育资源来减少学习的损失,甚至已经把远程教育作为弥补减少在校时间损失的一种手段,例如中国、意大利、法国、德国和沙特阿拉伯都完全采用在线教育,而越南、蒙古则运用手机或电视进行教学。除了基础设施和在线学习设备连接之外,教师和管理人员对工具和流程的熟悉程度也是提供远程教育的关键因素。

保加利亚已经为所有教师和家长创建了80多万个账户,出版商也已经动员起来,为一至十年级的学生开放数字教科书和学习材料,两个国家电视频道将播放教育电视。专家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关闭学校,我们需要更多的创造力。例如,调整现有的智能手机平台,或与电信公司达成协议,减少从教育部网站获取资料的成本,可作为缓解措施的一部分。

虽然各国疫情发展情况不同,但有人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将以波浪的形式发生,这意味着解决它的发展过程可能是循环的。因此,尚未受影响的国家应该开始“准备”,制定应对计划。这将有助于在危机来临时应急工作开展,并尽量减少负面影响。该计划可以包括在学校引入筛查方案、开展卫生实践活动、关闭学校、提供远程教育、将关闭的学校用于紧急用途等。

随着疫情的结束,社区可能进入“恢复”模式,政府将实施政策和措施,以弥补失去的教育教学时间。这些方法可能包括调整校历,优先安排学生为高风险考试做好准备,并继续与学校并行开展远程教育。

至关重要的是,要在以往疫情防控经验的基础上共同努力,支持各国政府了解现有的选择。世界银行正与世界各国在防疫准备、应对和复苏的三个阶段中的每一个阶段开展合作。教育管理者和政策制定者可以将这次危机作为一个机会,引入新的学习模式,让每个人都能获得,为紧急情况做准备,并使教育系统更有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