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的官场文化,种肥田不如打瘦官司,大

 新闻资讯     |      2020-07-08 13:21

自古吏治清明是社稷之福,也是百姓之福,但《金瓶梅》所映射的晚明官场,已经烂到了家。书中悉数出场的数十位官员,几乎都是贪官庸官,他们醉生梦死,官官相护,贪赃枉法,无恶不作,毫无底线,形成了各自的利益圈子,唯独对庶民百姓穷形恶相,颠倒黑白,明抢暗拿。

《金瓶梅》折射的晚明官场,除了在官员升迁、考核、选任上的腐败之外,独具特色的“讼案”文化也是一景。书中涉及的各种命案、田产家产争夺案、通奸案,主审官员无不受贿枉法,案子是非曲直无人过问,官员审理的标准无外乎银子多寡。所以,明代时有官场谚语云:种肥田不如打瘦官司。“打官司”已经成了晚明各级官员的生财之道,晚明官场之黑暗可见一斑。

在书中升堂审案的官员大大小小十几个,有人本就贪腐丑恶,但也不乏“正直清廉”、“为人耿直”的好官,他们在银子和势力面前又是如何选择的呢?

先说贪官昏官,第九回武大郎被杀案审理,武松回到清河县之后,找到证人恽哥,上衙门状告西门庆与潘金莲通奸害死武大。尽管是打虎的英雄,却斗不过地头蛇,西门庆向来与县衙大小官员过从紧密,几番银子使出后,竟使得这件冤案难以审理。杀人者逍遥法外,蒙冤者难以申诉。

只要使了银子,随便诬人欠钱、杀人都能迅速勾判。第十九回西门庆指使两个青皮诬赖蒋竹山欠钱不还,并买通夏提刑,打了蒋竹山三十大板勒令还钱。第二十六回西门庆与宋惠莲通奸,却设计宋惠莲丈夫来旺讹诈银两,谋杀家主,西门庆买通夏提刑后,来旺被打了几十大板,押解到原籍为民。这两个案子都是明明白白的污蔑陷害,却在西门庆银子铺路的情况下,大老爷升堂审理,一番威武之下屈打成招。第九十五回吴典恩刑讯之下让西门庆旧仆攀诬吴月娘与仆人玳安有染,有意拘拿吴月娘索要钱财,若不是周守备念及情谊,吴月娘损失财货不说,名声也被毁的稀烂。吴典恩是沾了西门庆的光从青皮摇身成为巡检,西门庆死后竟要通过下三滥手段觊觎西门庆家财,官场卑劣人格可见一斑。

更有甚者,主审官员收到贿赂之后,颠倒黑白,原告成了被告的荒诞。第四十七回苗青杀主案中,苗天秀携带金银财货出外经商,途中被心怀不轨的仆人苗青勾结两个艄公杀害谋财。另一个仆人安童死里逃生后到县衙状告,苗青送了一千两银子给西门庆,西门庆分五百两给夏提刑,如此运作,苗青成了原告,二艄公则成了杀人凶手。

以上几起案子不过是《金瓶梅》书中或详或略的诉讼过程,西门庆及夏提刑、知县一帮人不光通过权钱交易获得经济回报,在诉讼案中藏着肮脏的金钱交易。书中详细介绍了诉讼缘由、审理过程、官员受贿银两数目,这些渗透金钱人情的交易,足见晚明司法已毫无公正可言。

西门庆、夏提刑等一干人等是贪官昏官,审理案件是非不分,贪钱断案司空见惯,可令人绝望的是书中仅有几位清官似乎也擅长做这类勾当。在第十回武松错杀李外传的案子中,西门庆趁机煽风点火,上下打点,要把武松置于死地。在清河县衙中武松被屈打成招,押解到东平府后,府尹陈文昭官声颇佳,有“陈青天”之声誉,被百姓认为十分清廉正直的官,在当时官场十分难得。陈文昭见武松冤屈,有意将此案审理清楚,西门庆得知风声后赶紧走了蔡京和杨提督的路子。陈文昭接到蔡京密函后,也只得碍于情面,徇私枉法。难得一位有群众基础的好官,在上级授意下也得违背良心原则,“人情两尽”。

第九十二回陈经济逼死西门大姐一案,吴月娘上县衙状告陈经济,“为人耿直”的霍知县秉公办理,已经录好口供画押在案。但收了陈经济一百两银子后连夜就把供状改了,陈经济大摇大摆走出县衙。吴月娘寻着西门庆旧日官场关系,连日哀告竟毫无结果,对一向贪钱枉法的西门庆来说不啻天大讽刺。

整部《金瓶梅》,兰陵笑笑生用大量详实入微的笔墨再现了数十起讼案原委,从事情曲直、审理结果,官员受贿数目到改判情形一览无余,此类当官大老爷爱升堂审案,种肥田不如打瘦官司的官场文化反映了当时贪赃枉法、颠倒黑白的官场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