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掀起上市高潮,6位敲钟人中没有辛巴

 新闻资讯     |      2021-03-17 19:19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犀利财经(ID:xili-caijing)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曾在一个采访节目中引用《寻梦环游记》里的这句话。对快手而言,它的使命也是这样。

  2021年2月5日,“短视频第一股”快手正式登陆港交所,成功上市。

  快手开盘价为338港元,较发行价涨幅超过了190%,市值达到了13886亿港元;收盘报300港元/股,涨幅为160%,市值为12325亿港元,市值甚至超过京东,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五大上市公司。

  不管怎样,“快手”很难被忘记,它会中国互联网信息革命中的一个符号。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串惊人的数据:IPO配售,超过140万人认购、超购倍数约1204.16倍;国际配售的认购倍数约39倍……快手,成为香港史上最多人热捧的新股。

  有趣的是,有网友计算称,快手的市值相当于茅台的1/3,阿里巴巴的1/5,腾讯的1/6,B站的3.5倍等等。两个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都是千亿身家,不少员工的股票价值也高达千万,甚至上亿。

  历经11年,快手的IPO,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过程,也打开了这场信息革命的序幕。

  不过,撕开疯狂的资本,冷眼旁观,快手的高光背后,到底暗藏着哪些隐忧?

  月活用户,视频号跑在前面

  快手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快手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200亿、124亿、197亿。在剔除公允价值变化后,快手经调整利润为7.74亿、2.04亿、10亿。2020年前11个月的经营亏损为人民币94亿元。

  快手招股书显示,从2020年前9个月的2.624亿上涨到了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2.638亿,同时,日活用户的使用时长继续上涨至86.7分钟。

  过去的一年,快手产生了超过130亿条视频,成为这个社会发展、民众获得感提升的有力见证;有近9.6万亿分钟的消费时长,相当于1800万年的人类历史光影;有超过2000万人在平台上获得了收入,获益者涵盖从一线城市到偏远地区的个体、群体、行业、机构。

  看起来,2.638亿的日活用户,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在短视频这个赛道,横在快手前面的,不仅有日活6亿的抖音,还有腾讯微信的视频号。

  1月份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用了大量的时间分享视频号的理念,但没有公布日活用户数。不过,业内透露的一个数据是,视频号的日活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亿。

  抢在了抖音之前IPO,快手上市之后,能否突破日活用户增长的瓶颈?值得关注。

  电商业务,前面的巨头

  和抖音等其他平台不同,快手作为短视频最大的特色是,在营收层面,快手直播电商实现爆发性增长。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底,快手的电商GMV总额已达到3326.82亿元,远远超过年初确定的2500亿的目标。如果按2020年平均每个月GMV300亿元来看,快手全年的电商GMV总额大约在3600亿元左右。

  3000多亿电商GMV是什么概念?

  此前阿里巴巴公布的财报显示,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的GMV是4000亿元。

  还有一项最新的数据,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商品成交总额)超过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抖音在电商领域,会成立专门的团队,继续扩大这个优势。

  显然,各位能感受到快手IPO资本狂欢之后,随之而来的,也是来自巨头级的竞争。

  招股书显示,快手的营收中,直播是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前三季度直播收入253亿元,线上营销服务收入133亿元,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等在内的其他服务业务收入仅为20亿元。根据未经审计统计,2020年前11个月的总收入为人民币525亿元。

  据了解,由于快手的电商业务还存在大量的返点,返佣等补贴,快手电商的货币转化率远低于阿里,京东以及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据其招股信息,快手上半年的电商业务货币化率为0.66%。而阿里,京东以及拼多多都在3%以上。

  0.66%和3%的差距,你可以理解是快手的挑战,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增长空间吧。

  招股书数据显示,快手平均日活跃用户超3亿、月活超7亿,电商交易流水两年增长千倍。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股市上暴涨,但是快手仍然是在亏损的状态。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加大营销投入,销售及营销开支迅猛增长,销售及营销开支高达198亿元,同比增长255%,占营业收入比重为48.8%,这意味着,快手将近一半收入用于销售和营销。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快手收入分别为83.4亿元、203.01亿元和391.2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分别为272.68亿元、406.77亿元。

  但是,相对应的2017年-2019年,快手的年度净亏损分别为200.45亿元、124.29亿元、196.52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16.17亿元、973.71亿元。

  快手方面对于未来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其表示,“由于公司持续投资生态系统,故预计将来销售及营销开支和研发开支会不断增加。因此,我们无法保证在不久的将来会盈利。”

  2021年春晚,拉开新差距?

  数据显示,快手用户同比增长率从2018年75.6%逐渐降低至2019年的50%,2020年受春晚影响,提升至58.8%。但快手的用户增长在春晚达到高峰后,逐渐开始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的平均DAU为2.638亿,和2020年春节期间的峰值相比,流失了至少4000万用户。

  另一边,抖音继2019年成为春晚的独家社交媒体传播平台后,又成为2021年央视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

  这对抖音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在抖音日活已经达到6亿之后,会有怎样的提升,除了抖音支付可能收获一波用户之外,抖音会不会因此在社交领域有所突破,都值得关注!

  另外,艾媒咨询研究显示,快手月收入5000元以下的用户占比73.8%,而抖音为66.1%。相较抖音,快手用户的付费能力较弱,消费潜力也较低。如何提升用户的付费意愿,也值得关注。

  版权的隐忧,政策的规范

  即将上市之际,快手被爆存在侵权问题。2月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集协”)发布公告,要求快手APP删除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

  公告表示,音集协委托“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快手APP上未经许可使用其管理的录音制品的行为进行监测,发现涉嫌侵权复制录音制品作为背景音乐的视频数量达1.55亿个。

  据了解,这并非音集协首次点名快手侵权,早在2020年10月12日,音集协诉快手侵犯《鸿雁》等5首歌曲的录音制作者权已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立案。

  今年1月中旬,音集协陆续向国内六大应用商店和苹果应用商店发起“快手侵权下架投诉”。

  而音集协副理事长兼代理总干事周亚平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快手在就版权问题的沟通上缺乏诚意,并表示2月1日的公告只是音集协对快手发起的第一弹。

  同时,国家政策的监管也是快手野蛮生长的“紧箍咒”。2020年11月4日,快手主播辛巴其团队成员被消费者质疑售卖“糖水燕窝”。随后辛巴方被罚90万, 其快手账号被禁60天。

  2020年11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即第78号通知)。该通知对网络秀场直播平台的直播内容、直播人员审查平台打赏金额等方面作出了各项规定。

  而在1月24日更新的招股书中,快手新增披露的风险因素主要来自于政策方面的反垄断调查、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规定,这些都将增加快手的合规负担,未来可能对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在上市现场,快手邀请了六位用户敲锣。他们是快手丰富温暖的社区生态的代表。但是,作为快手生态中最被外界所认知的代表:辛巴,没有成为快手挑选的对象。

  从左到右依次为芈姐、老乔、迷藏卓玛、戴博士、陈逗逗、吴玉圣

  在2020年年度直播带货总榜中,在薇娅和李佳琪之后,辛巴收入排名全国第三位。

  他旗下的徒弟和艺人蛋蛋、爱美食的猫妹妹、时大漂亮、赵梦澈4个人,同时进入排行榜前20,并且他们5个人的销售额,占据了快手进入前20的所有人销售额的75%左右。

  如果看直播榜的前30名里面,势必会增加至少5名辛选旗下的徒弟或者是艺人(达少、安若溪、陈小硕、丹丹、安九等),而他们的累计销售额,很可能在整个快手会占据超过80%的份额。

  但是,辛有志一年经过了年头年尾各种各样的曲折事故,包括他和快手的纠葛,直播次数可能不超过20次。

  在快手上市的前几天,辛巴公司的员工也收到了公司的年货和辛巴的新年祝福和感谢信。

  快手上市了,会给辛巴发一封感谢信吗?

  在今天收盘之后,已经有投资人想要做空快手,有人感觉快手的业务能力还不足以撑得起如此疯狂的暴涨。就像此前有投资人说的,快手是一个奇迹。未来能否继续创造奇迹,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