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庆余年》:穿越剧被下令禁播后,它的同

 新闻资讯     |      2019-12-31 23:04

最近“范闲”这个名字刷屏各大网站,由于视频网站“吃相难看”、更新太慢,很多等不急的观众便去刷了一回小说《庆余年》,该小说的作者是猫腻。猫腻本名晓峰,湖北宜昌人,熟知这位作者是从大学开始,因为那时我也在课堂上追过他的小说:《择天记》、《朱雀记》等等。

小说《庆余年》应该是一部稳当当的“穿越类”作品:里面有一个叫“范闲”的现代肌无力患者穿越到古代,长成青年才俊后方知自己是所穿越国家“庆国”皇帝的儿子,在得知自己的母亲是被皇帝老子指使杀害之后,范闲实施了“为母报仇”的计划,最终逼退“庆国”皇帝,传位于三皇子。

本来就喜欢中国历史文化的我,对小说中所提及的“庆国”、“北齐”、“东夷”这些国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在脑海中检索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也未找到任何一个与之相匹配的真实国家,也就是说,虽然小说中“范闲”穿越了,但是却没有穿越到我们所知的真实的历史中去,引用别人所说的词这叫:“架空历史”。这让喜欢历史又受《庆余年》小说的我感到欣慰,因为如此一来,我便不需要带着批判的眼光去审视这部小说中的历史问题,只需要心无杂念的享受跌宕起伏又不失搞笑的剧情带给我的紧张与欢愉就好。

就在前几年,中国的影视剧出现了“穿越剧”这种新题材,例如《寻秦记》、《宫》等,现代都市人眼球一下子被这种题材的作品给吸引住了,因为他们能从影视剧中得到幻想时光倒流、回到过去的满足感,并发自灵魂的感叹:拍得太好了、写得太好、剧情太感人……。而这时便也出现一些反对的声音,说这种“乱入”真实历史的做法不可取,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这是玩火自焚。

英国史蒂芬·斯宾得曾说:历史好比一艘船,装载着现代人的记忆驶往未来。地球上的每种属性的生物都有本体的遗传基因,拥有正常的基因才能保证物种的延续;历史是冰冷的事实,它是人类一代代生存下去的“记忆基因”,它是人类了解过去的工具,确保它真实地被传承下去才是这个时代应该做的。但为了娱乐大众便让一代代人的潜意识中被错误地灌输“四爷雍正帝是在现代人晴川的提醒下当上的皇帝”的意识,那时代下的我们终将成为罪人。

也许这听起来很荒谬,可类似的历史事件在传承的过程中因为某个环节出错而被误解的情况已有发生:例如《论语·阳货》中:“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句,便被误解为孔子歧视天下的女性;另外还有“人尽可夫”这句话,原意是拿丈夫与父亲作对比,表示父亲的地位无人能及,却被现代人引用拿来侮辱女性……。我们不知道这些历史事件是在哪朝哪代传承的过程中失去了它们本来的面目,其实也没有必要去追究,但一定要防止这样的错误在当下重演。

合肥电动车

所以说,如果以“乱入”历史的方式来娱乐大众,让这样被歪曲历史的作品一代代演绎下去,那么几百年、几千后,谁也不敢保证我们的子孙们如何去看待 “睛川”式的人物存在。到那时他们便会怀疑自己的历史,便如同我们现在怀疑埃及的金字塔、复活节岛巨石像是外星人所建造的一样。那时“晴川”式的现代人不正成了几千年后子孙眼中的“外星人”吗?

所以说小说《庆余年》没有“乱入”读者熟知的历史,正是对历史的最大尊重。也许这是作者猫腻自己刻意做出的回避,也许他只是无心插柳的结果,不过对于爱好历史的读者而言,过程已不重要,看这个结果便是安慰了。或许这也是当下热播的同名影视剧《庆余年》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吧,这说法很好理解,最现实的一点便是它没有因为“乱入”历史的穿越而被封杀。

恩格斯曾说过:我们根本没想到要怀疑或轻视“历史的启示”;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所以在阅读、感知历史的时候,我们应该像虔诚的朝圣者一样,庄严肃穆,静气宁神,因为我们了解的不仅仅是一个已死的人物、已灭亡的国家、一段尘封的历史,我们进入的应该是一座神圣的庙堂,这庙堂里供奉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祖先以及他们为生存下去而做的奋斗与努力。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文明时代,我们对很多原本应该敬畏的东西失去了敬畏的意识。喜欢历史的人往往会发现历史也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这里所说的“有趣”是大家发自内心的喜爱,它不是枯燥的,它是触及我们灵魂与之产生共鸣的东西。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在这百年当中,能够找到一件滋养灵魂的东西实属难得,所以我们在阅读、运用历史的时候请谨言慎行。

我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影视剧《庆余年》在广电总局的备案:它的类别是古装其他。制片方很聪明地沿用了小说中“架空历史”的模式,没有“乱入”真实历史。正是由于这种“架空”历史的方式,在情节在展示上,它可以代入曹雪芹的《红楼梦》、杜甫诗……,而不用担心“泄露天机”如何收场的问题,这不仅大大减少了作品的违和感在特殊场景下还能让观众觉得有些好玩,当然也不存有篡改历史的问题,最起码再不懂历史的人也会知道:这剧情是假的、是娱乐,有这种思想的传递便够了。

2011年3月底,国家广电总局便对宫廷剧、穿越剧随意篡改编纂历史、神话,价值取向含混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此后更是对宫廷剧、穿越剧发出“禁播令”。由于广电总局加强了审核,所以自《寻秦记》、《宫》等这些具有代表性的“乱入”真实历史的穿越剧便越来越少了。

有人评论说:广电总局的行为太较真,不能理解这种规定,其实道理很简单:历史在我们的手中传承需要保持它的真实本来的面目。我们之所以还生活在地球上、时代之所以是在向前发展,那是因为无形中有正能量的东西在做引导,这正能量的东西不是今天的标新立意、奇思幻想,而是人类文化的底蕴,这便是历史。

小说《庆余年》的同名影视剧播出后,很多人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在“禁播令”后为何它能独善其身?看到很多人解释说是:它改变了穿越的手法,以讲故事的方式代入。不可否认,这种低调的处理是明智的,它能够淡化穿越的痕迹,但是穿越就是穿越,再怎么淡化也改变不了大家对它穿越的认知,普通人都能看出,更何广电总局里那些聪明人士呢?所以说影视剧《庆余年》的成功在于它尊重历史,刻意也好、无意也罢,起码它只有获批准放映接下来才能检验是否成功。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是我们的一切,如果我们继续篡改自己的历史,终将会导致真相的丢失,这难道不是玩火自焚吗? 请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