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百万创建“垦荒机械记忆馆”的王正超荣登

 新闻资讯     |      2020-06-18 21:33

(郑福) 我省二季度“龙江好人榜”近日揭晓,北大荒集团宝泉岭分公司个体工商户王正超、繁荣种畜场派出所户籍民警白玉、克山农场洁厕工人石清波、八五〇农场退休职工陶恭喜榜上有名。

王正超是宝泉岭分公司的一名从事酒类生产与经营的个体工商户。10年间,他投资100余万元,创建了“垦荒机械记忆馆”,收藏了新中国成立后、垦荒初期的各种拖拉机50多台。

白玉是繁荣种畜场派出所一名全年无假日的户籍民警。从警9年来,他全天24小时待岗,尤其是春节期间,白玉就是不吃不睡也要把职工的事办完。热情贴心的服务,受到了农场职工的一致好评。

石清波是克山农场的一名洁厕工人。他负责场直34个公厕、作业区70余个公厕以及场区污水井、下水道的排污工作。从1988年从事洁厕工作以来,他在岗位上坚守30多年,只要有任务,石清波随叫随到。身患癌症后,他仍坚持工作,直至退休。

陶恭喜是八五〇农场退休职工。她托着多病的身体收养孤儿、36年如一日照料叔公,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了一片天。陶恭喜收养遗孤、赡养叔公的事迹,被当地职工群众传为佳话。她本人也先后获得“星城好人”“感动牡丹江垦区人物”“鸡西市好人”“鸡西市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

朴素、憨厚、不善言语是对他的第一印象,但当与他聊起那些他至爱的“铁牛”们,他却侃侃而谈、兴奋不已……

10年间里,他基本跑遍了全国的各个兵团,部分省市县,黑龙江省各个农场,收藏了50多台垦荒拖拉机及农具,自主投资100余万元建立了“垦荒机械记忆馆”,截止目前,他的垦荒机械记忆馆已接待全国各地游客五万余人次,最多一次,一个下午就接待了968人。

出于偶然,成于必然。王正超,今年41岁,是宝泉岭局直一名从事酒类生产与经营的个体工商户。从2008年开始,他先后投资了100多万元建立了现在的“垦荒机械记忆馆”。馆内收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垦荒初期各种垦荒初期拖拉机50台次,代表性牵引农具10余部,大到1958年洛阳拖拉机厂生产的东方红54马力履带式拖拉机,小到1964年建场初期马拉式播种机,国产五菱面包车的前身——广西柳州拖拉机厂生产的红河37型,还有邓小平主席在江西新建拖拉机厂制造的江西丰收27马力拖拉机,再有第三版人民币纸币壹圆女拖拉机手驾驶的同款机型,苏联尤特兹45等,每台车都有完整的说明书和机械构造图以及维修目录。

说起他收藏这些垦荒农业机械,真是偶然中的必然。2007年的一天,他家大儿子带同学来他家玩儿,打开电视时,屏幕上正播着开垦北大荒的视频,看到人力拉犁的视频,王正超感慨地说:“咱们宝泉岭曾经就是电视中的样子,现在的幸福生活是咱们的祖辈用青春、汗水乃至生命换来的……”也正是这次偶然的闲谈,让他知道在孩子们的心中,北大荒就是现代大农业的样子,并不了解垦荒史和老农机的故事。

他是农场长大的孩子,对农业很熟悉,更喜欢农业机械,上职业高中的时候学的就是农机。如今的北大荒经过几代人的开发建设,已经奇迹般的变成了北大仓,中国饭碗、中国粮食国际化老农机也被国际先进的农机所替代,但他却始终难以割舍当年那份情怀。他想作为北大荒的后代,怎能不了解北大荒的发展史,为何不建立一个“垦荒机械记忆馆”呢?让自己的收藏爱好与垦荒历史结合起来,让北大荒的下一代真正了解那段艰辛而光辉的岁月呢?

有了想法就开始做。2008年,他开始四处寻找农机具,开始了最初的收藏,逐渐建立成一个小展厅并免费对外开放。随着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断地慕名而来,还有一些人组团前来观看,特别是一些老垦荒建设者,当他们看到这些老机车,眼泛泪光,激动不已,他越来越觉得他做对了这件事儿。

这些年,他只要听说哪个地方有老农机,就立即赶过去看,在收藏的10年间里,他基本跑遍了全国的各个兵团,部分省市县,黑龙江省各个农场,收藏了50多台垦荒拖拉机及农具。有的人知道他的想法,非常支持他;有的人跟他有一样的情结,不舍得卖;还有一些人知道他是个人搞收藏就要高价。因为没有准确的消息,网上的资源也很匮乏,同时他是个人收藏行为,常常不被信任,不被支持,白跑一趟空手而归也是常有的事儿,能够高价购买对他可能都是一个好消息……但是这些困难都没有阻止他收藏的脚步。

出于热爱,成于执着。在王正超的展馆里有一台保存完好的1969年生产的东方红28轮式拖拉机,曾入选了网络微视频中国改革开放40年作品。这台车是宝泉岭管理局共青农场一名机务退休老职工留存了近半个世纪的车,老人曾说:”这车多少钱也我不卖”。得知这一消息,王正超立即前往老人家中,向老人说明购车来意、并与老人交谈了建馆的想法,老人听后颇为激动,但终究没舍得卖车。回家后的王正超思来想去,而后又多次前往老人家中,与老人交流,向老人介绍建馆的情况,讲馆里的收藏……老人终于被他的诚心打动了。在提车的那天,老人用了近2个小时的时间,把尘封了十几年的拖拉机成功起动着车。看着满身灰尘,正常运转的机车,老人有些不舍,不停地用手触摸着车头正前方已经退了色的“东方红”三个字,眼里泛着泪花。他深刻地体会这台车对老人的重要,他向老人承诺:你随时可以去看它,我也一定会好好珍惜它,向更多的人讲述您和这台老伙伴的垦荒史!

今年,他又得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一台1962年第三版人民币,面值一块钱纸币那位叫梁军的女拖拉机手开的同款拖拉机。这台车是1950年由前苏联专家设计,王震将军组织新疆红十月拖拉机厂生产的,据说,此款拖拉机目前国内仅有3台!得知消息后,他特别兴奋,马上就赶到新疆建设兵团,看到车的实物他更加爱不释手,可当他听到车的报价远远高出他的预期,就如一盆凉水迎头向他泼下。这些年搞收藏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资金的短缺,只能让他无功而返。可是回到家,还是不死心,他下定决心:买,必须买。他开始各方筹集资金,先后借资5万元,可是距离卖家不断上涨价格,还是差了很多。当时,能借的都借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无奈之下,他瞒着爱人挪用了孩子准备上大学的钱,第三次前往新疆,买下了这台十分珍贵的拖拉机。后来,爱人知道后,偷偷地抹了好几次眼泪。

创建“垦荒机械记忆馆”之初,他爱人当时也并不理解,准确地说应该是强烈反对。其实,以他的收入本可以给妻子和家人富足的生活,但是他们一家人却过得很拮据,用省吃俭用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家里两个孩子,大儿子现在18岁,上高三,小儿子4岁,一家四口也分住两地。因为一直投入收藏没有闲余资金购买楼房,大儿子上学只能与他岳母居住在卖酒的店铺里,小儿子跟着他和爱人居住在记忆馆的平房。现在的孩子都是家中的宝儿,想要什么买什么,而他几乎从未满足过孩子们的要求,大儿子他一直想要一双耐克运动鞋,这仅有的一个愿望,他和爱人都没能满足。看着孩子失望的眼神,作为一位父亲他心中很惭愧。

爱人也曾经和他说:“咱能不能不买了,咱的钱都是辛辛苦苦卖酒攒出来的,改善改善家人生活多好,今后家里老人、孩子都需要钱啊!”他当时就说:“现在买就已经晚了,再不抢救式的收藏,这些老机车真就留不下了”。他爱人劝不住他,经常跟他闹别扭,甚至提出了离婚,但是他都没有动摇过。

2018年他的展馆建设粗具规模,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垦荒机械记忆馆”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有一些老垦荒者不远千里前来参观,管理局和城管局领导给予了高度认可和肯定,并帮他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他爱人也渐渐地改变了很多,开始支持他,鼓励他,让他坚持下去,儿子也从最初的抱怨到为他自豪,常常带着他的同学和伙伴来家里参观,让他的同学们通过垦荒记忆馆去了解北大荒,探知北大荒的开发建设史。

出于追求,成于坚持。在他的展馆里,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台台整洁如新的老机车,其实这所有的车大都已经废弃、淘汰多年,为了让他们重现“雄姿”,去年整整一年,他雇了3个维修师傅,2个维修工人,每天,仅工资支出就高达800元,直到每台机车都能达到正常启动。王正超说:“我觉得这钱花得值,这些垦荒“功臣”们值得我这样做,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北大荒。”

馆里有一台1970年生产的上海丰收35型拖拉机,这个型号的车当年炙手可热,想买车的人都扛着成麻袋的钱,连夜排队才能买到,是一个时期的代表车型。这车是河北邢台一位收藏者的,卖家给他看了一段视频,影片的名字叫《为支援农业 多产拖拉机》,是上海丰收35型拖拉机从生产到出厂的全程记录,看着视频犹豫再三,他咬紧牙关花了5万余元买了这台车,加上运费,车到家合6万多元。但他觉得这台车留下的记忆却是无价的,直到现在他还常看那段视频,视频里制造工人脸上绽放着胜利的笑容,总能把他也带入其中。他说:”老车不是古董,老车也不是车,它仿佛是一个会讲着北大荒开垦故事的‘钢铁老人’”。

有人说他傻,他不反对,因为一个正常人不会痴迷到这种程度。但他不后悔,看看车上补了一层又一层的焊点和扭曲变形的螺丝,仿佛向后人讲述了当年开垦北大荒的艰辛与故事。在王正超的心里:这些老铁牛,一定能唤醒垦荒人的记忆。

馆里还有一些农场志也受到参观者的喜欢,他是学农机维修的,对文史的了解不是很多,他就开始自学、研究,为了让展馆展出的内容更加丰富,他白天干活,晚上就把自己关屋里琢磨、整理,馆里的布展、设计、文案都是他自己琢磨着来的,他还凭着自己印象中的样子在大院里建了两间“文化屋”,一间是仿五六十年代垦荒人的居所,一间是改革开放后人们物质生活得到明显提升的布置,两间屋子的对比,也能给参观者带来了许多回忆。

在采访中王正超对笔者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北大荒缺故事吗?不缺;我们北大荒缺英雄吗?不缺!只是我们的孩子还不知道这些故事,也不知道70年前祖辈们流血流汗,甚至牺牲自己才换来北大荒的今天,换来北大荒后人的幸福生活。我们不能忘记垦荒初心,是他赋予他们三代北大荒人勇于开拓的力量,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没有什么事物会永久留存,时间终究带走一切,我也只不过是这些老机车的暂时保管者,走进垦荒机械记忆馆让它们带您走进那段鲜为人知的垦荒历史,重拾垦荒记忆,传承红色基因。”

王正超说:“既然我做了这件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事儿,就得挺住,挺不住这些“铁牛”就成了废铁;挺住了,它们将是咱们垦荒精神的传承,是宝贵的遗产。我将继续无偿向垦区、向全国人民开放垦荒机械记忆馆,让这些“垦荒活化石”机械功臣得以重生,让我们的北大荒精神继续传承和发扬下去。让全国各地人看到原“国营宝泉岭机械农场”的后人们没有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