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是如何破产的

 新闻资讯     |      2020-07-05 12:24

一个企业会破产,那么一个国家会破产吗?破产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普通大众来讲又会产生哪些影响,今天我们一起看一下韩国电影《国家破产之日》,看完后大家会对国家层面的资本是如何影响个人的,有个客观地了解。

1996年,韩国正享受着经济快速增长,进出口贸易逐步提高,成功加入OECD(经合组织)的喜悦之中,调查显示有85%的韩国人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当然飞速发展的经济以及盲目的借债扩张,也为后面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时间来到1997年,东南亚外汇危机波及至韩国,华尔街摩根士丹利总部发出了对韩国撤资的警告,从此时开始,外资不断流出,韩元开始贬值,当时韩元对美元的汇率是792:1,外汇储备158亿美元。

外资的不断撤出,引起了银行方面的注意,最先开始介入调查的就是韩国银行通货政策组的小白,小白与行长找到首席经济师商讨对策,首席经济师召集了财政次长以及金管室长,由于外资不断流出,韩元贬值,政府为了稳定汇率就需要不断买入韩元,这样的防守策略预估每周耗费20亿美元,但也只能维持汇率在800,虽然财政局公布的外汇储备是158亿,但是扣除掉海外债务,外汇储备不足90亿。

韩国当时的情况是外汇储备低于90亿,就会影响到进出口。这里简单说一句,国际贸易使用外汇进行结算,而外汇不足导致汇率不稳,就会影响到进出口。而韩国此时非常依赖进出口,如果政府不能保证正常的进出口贸易,基本就是破产的节奏,这个时间非常短,可能撑不到一周。

小帅听到广播中的观众来信,其中越来越多的人失业,小企业倒闭的信件非常多,身为投资经理的小帅也知道外资在不断撤出,察觉到危机即将到来。在即将遇难的船上,先脱身的人才能提高生存几率,于是他准备辞职大干一场,要在危机中逆势投资做空韩国。

他迅速联系到了自己的客户,要他们为自己投资,小帅告诉他们韩国将在一周内破产,主要原因是,企业无度的贷款扩张,在当时的企业想要贷款,可以自己先去银行发行本票,然后拿着本票去综合金融机构做贷款,但银行根本不检查企业的经营情况。简单来说,就像我告诉银行我有100万,银行就给我开具了一个我有100万的凭证,然后我拿着这个凭证去其他金融机构就能把钱贷出来,接着这个凭证会被其他贷款者拿走,当作支付的凭证。小企业这样做,大企业也这样做,大企业通过银行甚至外国银行和海外投机资本不断地进行借债,将借债做担保再次进行借款,然后这个债务就会不断向下传导,分往制造商,如果生意做得不错,还上了债务,那么前面拿着本票的人都可以得到钱,但假如亏损了,那前面的本票就变成了废纸。

小帅预计这个链条马上就会断开,国家就会破产,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国家会破产,毕竟眼下经济如此之好,电视里也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这时老卢提出,要是这时政府援助,那么这个逻辑就不成立了。

小帅坚信政府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有把真相说出来而已,他就赌政府不会说出真相,并且拿出了广播电视台观众的来信,内容都是公司倒闭、工人下岗、生活困难,这样的信件比比皆是,这足以证明政府不是不知道,而是装不知道,于是小帅准备豪赌一把。

政府高层会议上,小白主张将真相告诉大众,以避免损失,但是财政次长认为这会引起恐慌,更何况这些大众的交易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要保护的是最大企业不受损失,总统大选在即,如果爆出经济危机,会对总统不利,电视上也在辟谣经济危机,同时告诉大家经济一切正常,韩国依然是经济强国。

11月18日,韩元已经从800的汇率掉到了843,而外汇储备仅仅3天就从158亿掉到了103亿,此时的韩国银行已经不能保证支票的兑换了。小帅等人开始买入美元,随着韩元的贬值,买入增值的美元就是最好的选择,按照小帅的预期,韩元汇率将从800变为2000,也就是说你此时买入美元,等到贬值后,800韩元转换回来就变成了2000韩元,足足翻了2倍多。接着再买入股市崩盘、货币暴涨的看跌期权,只要企业开始不断倒闭,股价自然会一落千丈。

11月19日,此时的汇率从843掉到909,外汇储备从103亿变成了80亿,已经低于90亿,韩国破产正式开始,纸是包不住火的,股价一泻千里,外资疯狂出逃,但在外界的问询中,政府回应一切尽在掌握中。与此同时,全国百强企业也资不抵债纷纷倒闭,就连排名第四的大宇也岌岌可危,仅仅一天时间百强企业倒闭20家,关联企业200多家,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轻生,华尔街方面不断报道韩国即将破产。

小白主张向其他国家进行短期借款,用以缓解外汇储备不足的问题,但财政次长想要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取得救助,以结清债务。但向IMF求助,是需要让出经济主权的,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接着,次长将IMF的人悄悄接入韩国,并进行秘密谈判。

入被抛售的房地产,他算准政府会找IMF救助,IMF的确能救活大企业和财团,但是以牺牲中小企业为代价,实施大规模结构重整,只不过最后甩锅的时候,管理层依旧可以怪罪于普通民众的贪婪和挥霍无度,这话多么熟悉,华尔街玩这一套更熟练。

IMF开出的先决条件是关闭所有综合金融公司,但金融公司的关闭会导致从其贷款的大量中小企业破产,即使如此,政府依然同意了条款,这样可以保全大企业,还可以通过政策推动免除大企业的债务。

11月21日,政府正式宣布接受IMF的救助,此时的汇率从909下跌到1103,外汇储备仅剩35亿美元,IMF还有6个条件,简单来说就是提高利率、开放资本市场、让外国则本进入同时让金融机构进行监管,以及灵活的劳工制度,比如强制从正式员工转为合同工或直接解雇下岗。IMF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上调利率让企业破产,开放资本让外国资本进入,接着在通过恶意收购,让破产的企业低价贱卖,当经济恢复后,再将资产出售获利,当然如果占了垄断资源那就香了,这也是国际货币收割世界羊毛的经典手法。

最终韩国还是签署了IMF救助,获得了550亿美元,同时接受IMF对韩国经济的管控,大量企业倒闭,各企业因政府试压而进行人员整合,大量企业进行裁员,接着将正式员工转为非正式员工,员工工资下调15%。韩国在次年成为了高失业率国家,自杀比例增长了42%,1998年,韩国有150万人下岗,失业率一度飙升到7%,每个月就有3000家企业倒闭,每天都有4200人失去工作。隔三差五就有失业大军高举“I.M.F = I’M Fired?(IMF=我被开除了?)”的指示牌上街游行。

这里我们不需要从国家层面上来认知,只需要从中体会每次危机对个人的影响,以及这些影响该如何避免就足够了。

我想说的是,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信息,虽然现在的信息获取壁垒很低,但真正有用的信息很难获取,还是要通过不断地学习,增加自己的分析能力,我们看到即使身处高层的那些首席,也是后知后觉,但小帅却敏锐地通过观察发现了危机征兆。我们都知道该有自己的资产,但什么时间持有什么资产,是非常考验能力的,买在危机、卖在泡沫。重要的是你的判断标准,而不是反向操作,别人恐慌的时候我更恐慌,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更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