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名批评、措辞严厉 中央环保督察曝光的环境违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6:28

央广网北京8月15日消息(记者陈锐海)“敷衍整改”“弄虚作假”“不以为然”“有恃无恐”……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近日向媒体曝光的环境违法典型案例中,这些措辞一如既往的严厉。

过去一个月,第二轮首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分别进驻上海、福建、海南、重庆、甘肃、青海等6省(市)及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2家中央企业,重点检查各地各企业生态环保有关法律法规、政策措施、规划标准的具体执行情况、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发现的问题的整改情况、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立行立改情况等。

据记者了解,本批督察8个督察组已于8月5日全部完成下沉(重点)督察阶段任务。截至当日20:00,督察组共收到群众来电、来信举报18615件,办结4069件、阶段办结2168件;立案处罚1165家,罚款6508.60万元;约谈党政领导干部1042人,问责130人。

而近日,督察组也陆续向媒体曝光环境违法典型案例。截至8月14日,督察组公布的6个典型案例覆盖了上海、海南、重庆、甘肃、青海等5省(市)和中国五矿1家央企。记者梳理发现,这些被曝光的环境问题存在一些共同之处,例如,一些地方政府“态度暧昧”、企业项目未批先建、环保设施不健全、群众生活久遭影响、监管部门以罚代管等。

青海欣固公司沥青项目环保设施未建成即违法投产,污染严重。(央广网发 生态环境部供图)

7月15日是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青海省的第二天,但督察组很快就收到群众的举报信息。举报称,西宁市青海欣固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的沥青项目污染严重。为此,督察组当即前往现场突击检查。

还未到厂区,督察人员就远远看到该企业的烟囱上黑烟滚滚,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沥青味。现场检查时,督察组发现黑烟为沥青项目废气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所致,刺鼻的气味则是由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排的废气所产生。此外,厂区内,大片未苫盖的原料露天堆放,遗撒沥青废料随处可见,油污遍地。大货车往来其中,尘土席卷而起,漫天飞舞。

“这是一家环保‘裸奔’的企业。”督察组发现,该沥青项目在厂房未完工、生产设备完全裸露、废气治理设施不健全、原料库未封闭、厂区及道路未硬化,且没有向当地生态环境部门报告、未获得排污许可的情况下,就于2019年5月擅自投入试生产,污染严重。

甘肃省酒泉市北河湾循环经济产业园内,4家化工企业在批建不符和污染治理设施未同步建成的情况下擅自投入生产,甚至偷排未经处理的生产废水。废水中多项指标远超标准几百倍。督察组表示:“检测结果触目惊心。”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被查出有建设项目未批先建,环保设施不正常运行、偷排废气、超标排污等行为屡次发生。而重庆永年水泥厂本该在2012年底前淘汰的生产线,却违法生产达7年之久,烟囱排出的滚滚浓烟经久不散,整个厂区笼罩在一片“灰霾”之中。

前期在环保设施建设上不下功夫,后期面对检查时却大做手脚、弄虚作假,这几乎是被曝光的违法企业司空见惯的做法。

中央第七生态环保督察组在中国五矿下属企业——江西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现场督察时,该企业车间门窗紧闭,负责人声称企业已停产。然而,督察人员依旧能闻到明显异味,循着异味进入车间后,他们发现所有生产设备都在正常运转。

在本次督察前夕,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要求各下属生产企业报告环境污染隐患问题,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却隐瞒事实,上报称“问题已整改到位”。但督察电动车厂家组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存在污水处理站污泥不规范堆存、化学品储罐围堰设置不规范以及由于污水沟与雨水沟连通,污水可直接漫流外排等问题。

无独有偶,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督察组曾5次向海南省澄迈县交办该县红树湾项目违法填海造地、侵占海岸线、破坏红树林等问题。但据督察组介绍,澄迈县没有全面排查,没有调查核实,还整改敷衍应对、弄虚作假,上报的公开查处情况严重失实。

而在2019年4月底至5月初,生态环境部现场调查媒体反映富力公司破坏红树林问题期间,澄迈县政府主要领导及林业等部门仍然百般应付,甚至提供“红树林枯死是因为病虫害”等不实结论。

因废气、粉尘、噪音频频扰民,上海振华重工集团长兴基地两年来被周边群众投诉83次。但面对生态环境部门的查处和整改要求时,该企业“不仅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振振有词,甚至指责一些投诉是恶意举报和无理指控”,有时甚至“大为不满”,“认为区生态环境部门为应付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对企业检查频次过多,查到环境违法问题就处罚,是搞‘一刀切’,是‘官僚主义作风和本位主义问题’”。

2018年6月,因环境污染等问题,地方政府责令江西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在2020年6月底前完成搬迁。在明确搬迁计划以后,该企业干脆彻底搁置废气治理改造工作,既不采取有效措施加强管理、降低排放,也不采取必要的减产限产措施减少污染,仅在萃取槽设置水封以应付检查。

群众举报不断,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屡次交办,地方环境主管部门也上门查处,为何环境违法问题还久拖不治,违法企业甚至“有恃无恐”?

督察组向媒体公开的资料给出了分析原因,其中一个指向某些地方政府的“视而不见”和“态度暧昧”。例如,督察组这样描述重庆市巫山县党委、县政府:长期放任甚至支持永年电动车厂家水泥厂在眼皮底下违法生产。

据督察组介绍,2015年8月,在明知水泥厂属于国家明令淘汰企业、被排除在换发水泥生产许可证之外的情况下,巫山县政府仍以需要该厂协同处置生活污泥为由,请求有关方面同意换发水泥生产许可证。2017年,重庆市生态环保督察指出该问题后,巫山县党委、政府仍“置若罔闻”,以该企业手续完备为由,将关闭时限擅自放宽至2020年12月31日。

另一个督察组发现,在面对旅游项目侵蚀自然保护区问题时,海南省澄迈县政府不仅没有及时制止、督促整改,还是在总体规划修订时将保护区土地调整为建设用地和其他用地,以使旅游项目合法化。

甘肃省酒泉市原金塔县环境保护局发现化工企业违法生产和偷排行为,并启动处罚和移交程序,但由于当地党委、政府态度暧昧,司法行政没有有效衔接,导致处罚久拖不决,违法行为屡禁不止。

针对这些问题,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表示将进一步核实有关情况,涉及失职失责的,要问责到位,并要求地方依纪依法查处整改到位。

据记者了解,在6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表示,从2019年开始,我国将利用三年时间开展第二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再利用2022年一年时间,对一些地方和部门开展“回头看”工作。

生态环境部也曾表示,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是督察组与被督察省(市)、集团公司共同承担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需要双方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共同努力、协同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