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卫队成疫情扩散主力,圣城旅准将病死,化

 新闻资讯     |      2020-04-01 17:14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尽管国内外一直有伊朗政府隐瞒疫情的说法,但根据公开报道看,伊朗方面的情况跟俄罗斯等国不太一样,反而跟欧美国家类似,即伊朗高层和军队都有确诊病例,尤其是伊朗高层,因为宗教信仰等缘故,有些人甚至根本没有采取基本的防护措施,至今,伊朗方面也没有对圣城库姆等地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保守派宗教人士甚至鼓励民众前往库姆依靠信仰,反倒是在库姆学习宗教知识的外国留学生纷纷回国,叙利亚、黎巴嫩以及伊朗周边国家的新冠疫情,都与伊朗有着密切联系。

此前就有报道,伊朗军队内部早就爆发了新冠疫情,但严格的信息管制,让外界很难对伊朗军队内部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毕竟,即便是在普通医院里,秘密警察的数目都超过了医护人员,有消息称,驻扎在叙利亚的伊朗武装已经有确诊病例,因为军火黑市的缘故,与俄叙联军作战的极端武装从伊朗武装那里感染了新冠肺炎,并最终将其传染给了驻扎在伊德利卜省的土耳其军队,革命卫队的海外行动,完全不受疫情影响,加剧了伊朗疫情向整个中东地区的扩散。

近日,伊朗官方媒体证实,拱卫德黑兰的革命卫队第27机械化师前师长侯赛因·阿萨德拉希死于严重的化学战后遗症,一般的伊朗军队不准靠近德黑兰(防止政变),只有忠于最高革命领袖哈梅内伊的革命卫队精锐才负责拱卫德黑兰,除了第27机械化师之外,还有第8、14、31三个师,不仅仅是拱卫德黑兰,更成为历次镇压德黑兰反政府示威的主力。

侯赛因·阿萨德拉希是两伊战争的老兵,曾担任第27机械化师师长(该师组建于1980年,绰号“先知穆圣”,参与了两伊战争中的一系列大血战),其后调入负责海外行动的革命卫队“圣城旅”,负责从伊朗境内的阿富汗难民中招募雇佣兵,送往叙利亚参战。侯赛因·阿萨德拉希与诸多的伊朗老兵一样,除了年龄因素外,在两伊战争中更是因为化学战而留下严重的肺部后遗症,属于新冠肺炎的高危人群,目前在伊朗,有超过10万人有着类似问题,他们都是两伊战争化学战的受害者,当年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冲击伊拉克军队阵地,被糜烂性毒气留下了终身后遗症。

按照伊朗官方的说法,在进行转产之后,伊朗的消毒水等物资基本充足,但社交媒体上的消息则并非如此,伊朗政府拒绝了美国的援助,虽然美国方面允许瑞士方面建立了对伊朗的人道主义快速救援通道,伊朗能够通过瑞士银行购买所需医疗物资,但根据报道看,伊朗仅购买了几百万欧元的物资,相比其海外扩张的巨额花费,根本不值一提,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并不包括粮食和医药。伊朗似乎也没有从俄罗斯等国进口检测盒等,除了不愿花费外汇外,俄罗斯等国生产的检测盒也被批评灵敏度太低,误判率过高。